1月号山西晚报封面人物黄绮雯:临汾“泵房”姑娘“泵嗓”拿下星

发布日期:2021-08-24 12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临汾“泵嗓”姑娘问鼎星光大道总冠军黄绮雯、张心心并列“双冠军”,阎维文为《星光大道》2020年度总冠军颁奖 受访者供图

  《星光大道》2020年度总决赛不久前落幕,一位临汾姑娘经过周冠军、月冠军、六场决赛分赛和一场总决赛的激烈比拼,最终夺得年度总冠军。

  很快,黄绮雯的名字经过人民网、光明网、中国日报网、国际在线、澎湃新闻等媒体的报道,被更多人知道。出于对老乡的肯定与支持,不少山西人在比赛视频评论区、抖音等媒体平台上发出了“临汾骄傲”的留言。

  1996年出生的黄绮雯,是《星光大道》上最年轻的总冠军。作为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供水生产一线的职工,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却因极具辨识度和爆发力的独特嗓音,在《星光大道》上收获了“泵嗓”称号,还因为即兴接歌、驾驭各种曲风的表现,收获了“中华小曲库”称号。在总决赛现场,2021年央视春晚总导演陈临春向冠军发出了邀请。

  1月21日,正在北京备战春晚的黄绮雯接受了山西晚报记者的视频专访。屏幕上,齐刘海的女生不时地发出爽朗笑声,她的音乐故事、她的追梦之旅、她的草根希望,在《星光大道》“成名”之后第一次详尽地展现出来,让人感受到星光背后的平凡力量。黄绮雯接受本报记者视频采访。山西晚报记者 马立明 摄

  “这缘分,像一道桥,故事瞧一瞧,走天涯,你我卸下战袍,梦回长城谣……”舞台上,一个女生的怒腔喊唱以及不断在破音边缘来回地真假音变换,将《缘分一道桥》演绎得大气磅礴。一曲唱罢,台下掌声不断。

  2020年11月6日播出的《星光大道》周赛现场,5号选手黄绮雯惊艳登场,主持人朱迅惊讶:“她的声音很有劲儿,有泵的力量!”评委金婷婷直呼这样独特的嗓音就像“泵嗓”。于是,这个来自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泵房的一线女工,在这个舞台上得到一个形容她声音的词汇——“泵嗓”。

  更厉害的是,在随后的情景小品《抢麦》中,几个唱功不俗的歌手均被黄绮雯成功“抢麦”,无论是连续G4咬字的《信仰》,还是高音飙到极致的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,只要话筒抢到黄绮雯手中,她不需要任何前奏铺垫就可以“直接飙”,在台上充满霸气!不出意料,黄绮雯以绝对实力拿下周冠军。

  在冲击月冠军的比赛现场,评委朱桦直言:“黄绮雯有天然的吸引力,声音里蕴藏了很强大的爆发力!”这期节目,黄绮雯除了继续上演实力唱功,更表现出了很好的临场应变能力。无论是互动环节,还是“刁钻问题”,她都反应机智、应对自如。主持人尼格买提都忍不住夸赞:“黄绮雯太厉害了!”主持人朱迅也难掩喜爱之情:“她不仅有实力,还有幽默感!”

  就这样,从周冠军到月冠军,一路挺进决赛,经过六场决赛分赛后,黄绮雯最终杀进总决赛。1月10日播出的《星光大道》总决赛上,到场嘉宾和评委阵容强大——央视春晚总导演陈临春,作曲家张宏光、卞留念,歌唱家阎维文、魏松、佟铁鑫、于文华,表演艺术家小香玉、李明启、雷恪生,相声演员李菁……

  最后,黄绮雯在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的伴奏下演唱了《最美的太阳》,恢弘高亢的歌声让整个舞台沸腾了。歌声中,饱含浓厚的感情,黄绮雯说,这首歌是唱给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怀揣梦想、在各个岗位上奋斗的平凡普通人,希望大家在逐梦的路上更有力量。最终,黄绮雯与就读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的张心心并列“双冠军”,阎维文为两人颁奖,2021年央视春晚总导演陈临春为冠军颁发了“春晚通行证”。

  2020年4月,黄绮雯收到一个自称是《星光大道》节目组某导演的微信,问她想不想上节目。黄绮雯第一反应是“遇到了骗子”,直到对方把所有个人信息发了一遍,黄绮雯“验证”后才相信。她决定试一试。

  没想到的是,北京当时遭遇了一波聚集性新冠肺炎疫情,《星光大道》的事就这样“几个月没了消息”。夏天,黄绮雯跟朋友约好去旅游,机票都买好了,这时她又接到导演通知……一切都这么戏剧化。

  “在家里,先通过一个视频面试,最后确定了。然后,我很仓促地去了北京,见到周赛那一期的导演。”

  参加《星光大道》的事,黄绮雯最初没有跟单位说,只跟自己岗位上的哥哥姐姐们换了班,加上年休,凑了半个月的假期,“我怕自己第一关就被淘汰了”。这个担心显然是多余的,周赛和月赛一起比完后,黄绮雯拿着两个冠军回到临汾。比赛期间欠了好多“班”,回来那段时间,黄绮雯每天都在“还班”。

  “后来领导知道了,还怪我咋不早说,可以大力支持一下。我说吃、住、路费节目组都报销了,我一直穿着工服唱歌也没花啥钱。”再去北京参赛时,黄绮雯不用为请假担心了。“我原来的岗位离不开人,领导帮我临时调整到文职,方便请假。真的很感谢同事和领导的支持。”

  第一次参加比赛时,她就这样自我介绍:“我来自美丽的花果城山西临汾,是一名自来水公司的供水职工”;

  月赛时,黄绮雯还带了一份“家乡特产”——一杯由她参与供水生产的自来水,品尝后主持人朱迅称赞“甘甜”;

  决赛分赛场,“临汾供水”职工在云端连线为黄绮雯加油打气,她依然“不遗余力”地介绍让她引以为豪的工作:“大家看到了吗?我同事的服装都不同,跟我一样的是负责生产供水,另一边穿蓝色制服的负责用水缴费……”;

  总决赛现场,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“三代供水人”走上舞台。老一辈供水人在舞台上助力,黄绮雯说,她要展现新时代工人最好的精神风貌。

  在《星光大道》这个展示自己的节目里,黄绮雯始终把家乡水和家乡情带上舞台。

  第一次登上舞台时,黄绮雯讲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,“小时候,妈妈一个人抚养我……现在我有一个幸福的家。我想把这首歌唱给妈妈听,希望她知道我已经长大,累了休息一下,我可以保护她。”民谣《三十岁的女人》在黄绮雯的演唱中更像一种倾诉,黄绮雯的妈妈走上舞台,母女俩含泪拥抱。

  在黄绮雯印象里,妈妈一直反对她出去闯荡,“大学毕业那会儿,我妈说,‘你想干啥都行,只要不出临汾’。她觉得,我性格大大咧咧的,在外面更容易被骗。上了班后,我还是想出去唱歌,我妈说‘你回来年纪都多大了’……”

  总决赛现场,一路陪伴女儿过关斩将、看到了女儿对待唱歌的认真、执着、坚持和拼搏后,黄绮雯的妈妈表达了作为母亲的一份愧疚:“孩子从小爱唱歌,可是我没有意识、也没有能力去培养我姑娘,这是我最大的遗憾……咱们这个舞台,给了她实现梦想的机会。谢谢。”

  让黄绮雯感到高兴的是,比赛结束后妈妈终于松口了。“她说,我可以在外面有一些发展。我觉得她这次出来,看到我的为人处事能力和交朋友方式,看到了我较成熟的一面,觉得放心了。”

  《星光大道》是百姓舞台,但来的选手并非都是“草根”。此次与黄绮雯同台竞争的不乏专业选手。

  同样获得总决赛冠军的张心心,是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大四的学生,3岁学习钢琴,11岁获得钢琴十级证书,舞蹈和唱歌也出类拔萃,2020年还获得世界旅游文化小姐大赛北京赛区总决赛冠军……在六强赛和全国总决赛中,黄绮雯与张心心两次成为竞争对手。但谁也没想到,这两个屡屡PK的选手,竟然一起携手走到了最后。

  其实,跟专业选手同台竞技,黄绮雯内心是有压力的,她在演唱《像梦一样自由》之前曾发出这样的心声:“虽然我不是专业的,但我是努力的。”但是,一直没有专业地学习过音乐,让黄绮雯有些不甘,“要是能专业学习一下,我可能就没有这么多遗憾,至少会少一些遗憾。”

  不过,她觉得自己又是幸运的,“幸运的不仅是拿到冠军,还遇到很多愿意教我的老师。这对我来说,很重要!”因此,黄绮雯很珍惜舞台上每一次对她的点评。“阎维文老师说,歌手的基本功一定要扎实。像我一连唱三首,嗓子负荷大就会出现小瑕疵,这就是基本功不扎实。”节目中,评委朱桦指出黄绮雯需要改进的地方,“我很认真地去思考老师说的话,后面的比赛我也更多地考虑自己用什么情感去演唱。”

  难得的是,一个刚刚拿了总冠军、正备战春晚的25岁女生,面对成名有自己清晰的认知:“‘火’这个定义还挺模糊的,我只算刚开始,拿了冠军之后要做的事更多,不然别人会觉得你高开低走。谁不喜欢炫耀?人都有虚荣心,但我的虚荣心需要有强大的实力支撑,我希望自己可以登上更大的舞台。”

  这不禁让人想起这个女生在舞台上演唱《少年》时的样子,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进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,第一次来到“一号厅”……

  在众多“第一次”背后,是黄绮雯第一次距离自己的音乐梦想这么近,也是第一次对“专业学音乐”的感受这么强烈!

  2020年度的《星光大道》已落幕,黄绮雯的“星光大道”才刚刚开始。在现实生活中她有四个身份:驻唱歌手、路演网红、自媒体达人、水厂员工;她曾在这四个身份中不停游走,坚持着同一个唱歌的梦

  “黄什么雯”,是一个抖音号的名字,目前拥有粉丝52.5万,获赞699.8万,算得上本土小网红。

  《星光大道》节目组最初是看到这个抖音号里“小姐姐”的唱功,才找到黄绮雯,才有了后面的年度总冠军。

  1月11日,《星光大道》2020年度总决赛播出第二天,黄绮雯更新了自己的抖音号,“粉丝”欢呼“终于更新了”。参加《星光大道》之后,抖音号只涨了两万多“新粉”,黄绮雯知道,大量“粉丝”不会因为一个节目“脱粉”“加粉”,大家依旧期待看到那个在街头“路演”的平凡女生如何成功“抢麦”。

  流量越快,丢失也就越快,在网络时代的迅速更迭中,任何舞台无论最初有多灿烂,都只是刹那芳华,终究会回到现实。在现实中,黄绮雯有四个身份:驻唱歌手、路演网红、自媒体达人、水厂员工。她曾在这四个不同的身份里不停游走,坚持着同一个唱歌的梦。

  走下舞台的黄绮雯,开启“黄什么雯”的现实版音乐追梦之旅。黄绮雯在工作中。受访者供图

  参加《星光大道》,黄绮雯收获了“中华小曲库”的称号,她可以应对竞争选手的任何“挑战”,成为“抢麦”高手和“接歌”小达人。而拥有这样的“本领”,离不开她的驻唱经历。

  这段驻唱经历,给黄绮雯带来的改变是实实在在的,既挣了零花钱,也收获了经验。驻唱的时候,她怕台下的人尴尬,习惯性地会“接别人话”。所以观众在《星光大道》舞台上很惊喜地看到,黄绮雯可以流畅自然、搞笑幽默地与主持人互动,临场应变能力非常强。

  算起来,黄绮雯驻唱的时间比她上班时间还要长。2016年刚毕业,她就在哥哥开的酒吧里帮忙唱歌。一年后,黄绮雯进入临汾市自来水公司工作,但她并没有停止驻唱生活。2018年,她在花香语音乐酒吧常驻,开启了一段音乐之旅。慢慢地,黄绮雯的“曲库”开始壮大,别人点歌,她张口即来,根本难不倒。正当她觉得自己的驻唱生活如鱼得水般自在时,一件足以击碎她梦想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2018年年底,一直觉得因为唱歌太多导致嗓子变哑的黄绮雯,决定去医院检查一下,结果却让她没有想到。“声带小结。你现在特别严重,必须马上手术。手术之后就不能再唱歌了,要换个职业……”她记得自己是哭着走出医院的,医生的话就像一堵墙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  黄绮雯不知道该找谁说。冷静之后,她决定再去大医院看看。怀着一份忐忑再次做了检查,这一次医生的话总算“救”了她。“医生说声带小结很正常,建议我先不要说话、多休息。但因为检查出会厌囊肿,是要做手术的。术后一段时间需要恢复,不能唱歌。香港六合采记录,”

  2019年2月,手术后的黄绮雯在抖音号里发布停更通知:“我必须立刻禁止唱歌,我不知道到底多久才能恢复正常……我热爱音乐,热爱唱歌,所以不会放弃。我是个莽撞没什么耐性的人,唯一能做好的事情可能就是唱歌了。”

  一个月后,花香语音乐酒吧。黄绮雯第一次坐在台下,她看着昔日的歌手朋友在台上演唱,不由自主地跟着大家一起唱,但她只是张张嘴,嗓子里没有任何声音……“我就坐在那儿哭,没忍住。不能唱歌真的太难过了,我喜欢在舞台上的那种感觉。”

  2019年4月,恢复好的黄绮雯重新回到她熟悉的环境,再次登台演唱,只是“小姐姐”手里多了一把吉他,安静地唱歌。她一个人唱了一整晚,这是属于她的第一场专场音乐会,唱着熟悉的歌曲,她又找回了自己。那一晚,她收到了很多花,还有粉丝送的一面锦旗。这场音乐会带给她的,不只是久违的唱歌感觉,还有“重生”的喜悦和珍惜,那份复杂的感动,只有她自己懂得和体会。

  “我不会再声嘶力竭地唱歌,我的发声方法不对,需要找老师好好调整,尽量让自己能唱的时间更久一点。”有了这样的想法,黄绮雯开始努力攒钱。她知道,学音乐挺费钱。

  《星光大道》之后,想要专业地学音乐的想法愈发强烈。“别人夸我唱歌好听,只有我自己知道,我没有特别好。”

  在《星光大道》的舞台上,黄绮雯始终给人镇定自若、从容淡定的感觉。对于一个首次登上大舞台的普通人而言,这种“不紧张”的状态从何而来?

  “不紧张的原因跟我的演唱经历有关,包括路演,这是一个非常锻炼人的事,不是每一个人在马路上都好意思唱歌的,周围是完全不认识的人,而且有些人不一定抱着欣赏的态度,所以要战胜自己的心理。路演给了我很多的经验。”

  黄绮雯提到的路演,就是在抖音、快手、YY等小视频客户端经常见到的唱歌网红在街边的演唱,吸引围观,以高曝光和高流量实现涨粉。黄绮雯最初加入“路演”,是帮朋友王鹏宇录小视频。在临汾抖音圈,王鹏宇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百万粉丝网红,这个戴眼镜的男生经常在太原茂业门口演唱。黄绮雯帮王鹏宇的抖音账号拍了几条视频后,还挺火,她也开始尝试做自己的抖音号。

  说起“黄什么雯”名称的来源,其实很简单。黄绮雯上学时老师点名经常问“这是黄什么雯”,中间的字经常被人念错,最不能让黄绮雯“容忍”的是,她的名字经常被写成“黄琦雯”,“绮”变“琦”,就成了另一个歌手……索性放弃,换来“什么都不是”的草根心态吧。

  虽然有驻唱经历,但真正路演的时候,黄绮雯也无法预料现场会有什么状况。她把第一次街头表演放在生龙国际时尚广场,这里是临汾最热闹、人流量最多的商场。

  “当时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,好多人在看,还有人问:你们干啥了?”黄绮雯说,路演做下来她发现只有一条法则——“硬着头皮,厚着脸皮,只有这样才能拍下去。”

  慢慢地,黄绮雯找到了自己的经验,有了适合路演的熟悉场地,结交了更多志同道合的唱歌朋友。黄琦雯路演的“基础配置”是两个人,一个人拍,一个人唱。“如果人再多一些,可以多拍一些桥段。”

  刷看“黄什么雯”抖音号,最频繁出现的路演模式有:抢麦、花钱点歌、实现心愿、背景表演等。黄绮雯说,这些都是跟朋友王鹏宇学习的,“在抖音这个平台很难去定义一个方向,要去抓热点,去跟最新的歌、最火的桥段,虽然挺难说清楚的,但我会一直拍下去。”

  某商场门口,一边喝饮料、一边吃汉堡的女生“路过”。旁边,正在路演的小哥叫住她:“美女,你会唱英文歌吗?”女生嘴里塞满汉堡、声音含混不清地回答:“不会。”小哥立马开启献媚模式,唱了一句英文歌,但马上“气短”。说时迟那时快,正狂吃汉堡的女生立马“抢麦”,续唱这首英文歌,浑厚而有磁性的嗓音,与之前小哥的“气短”形成鲜明对比,霸气“汉堡女”完爆小哥哥……

  这条“汉堡女飙英文歌”的视频,在“黄什么雯”抖音号里获得214.8万的点赞。短短几十秒的视频,如何冲击百万点击率?号称“自媒体达人”的黄绮雯有自己的营销体会。

  “视频里有几个点:吃东西,街头,抢麦。有了这几个元素,再形成前后两人的反差感,流量会多一点。”

  翻看这条视频下方评论,黄绮雯说到的“点”果然击中网友的好奇心。“皮皮虾”问:“我吃汉堡能唱这么好吗?”尉迟亨利幽默地说“举报!我吃了汉堡没有用。”甚至有网友表示“嘴里吃东西有助于英文发音”,不过更多网友则留言“求歌曲完整版。”其实,大部分观众是用调侃方式表达自己的敬佩。

  “他们不清楚吃东西怎么唱歌,很多‘粉丝’有这样的疑问。”黄绮雯说,“其实对发音没有帮助,而且很容易呛到。这是习惯问题,我经常正在吃饭需要唱歌,就把吃的东西捋到一边,不影响舌头的情况下再唱。”

  “坚持”,是黄绮雯经营自媒体两年半以来,总结的最重要的经验,获得更多关注和流量的前提,就是坚持,“如果持续做一件事,但一直看不到回报,很容易气馁。经营自媒体也是如此,你不知道哪一条会爆。”

  虽然做起来很难,但黄绮雯认为,自媒体平台给了很多像她一样很平凡、很普通、没有背景的人逆袭的机会,让每个人都有机会向前走。

  自来水公司职工,是黄绮雯最现实的一个身份。即便这个身份距离音乐梦太遥远,也磨不平她对唱歌的喜爱。

  黄绮雯在自来水公司的泵房工作,虽然办公室不算嘈杂,但她需要经常到地下一楼的泵房去检查。泵运作的时候声音很大,尤其开真空泵时,要抽真空才能把水抽起来,噪音特别大。平时,黄绮雯不好意思在办公室唱歌,每次就趁着去检查泵的时候,开开嗓,“反正这么吵,别人也听不见”。于是,泵房里常常传出歌声来……

  下了班,黄绮雯就去驻唱,有时候去路演,常常是“白+黑”的作息时间。手术后不能唱歌的那段时间,她难得在晚上走上街头,却突然产生一种恍惚的感觉,“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晚上八九点钟的临汾了”,黄绮雯说,有一段时间自己很羡慕下了班可以去闲逛的人。

  “但是,要想有所回报,就得有所提升。”她说,自己算是比较现实、成熟的心态。

  从《星光大道》总冠军回到现实,生活依旧,依旧需要卖力向前跑。但一些改变开始在黄绮雯心中萌发,她对自己的发展方向有了全新的思考。

  “以前就想着怎么唱好歌,‘星光’之后就很希望去基层唱给更多人听,让人们能看到新时代工人的新形象,现在95后、00后的工人很有朝气。”黄绮雯说,自己站在舞台上会有这种感觉。

  距离除夕还有两周,关于央视春晚备战情况黄绮雯一直“保密”。这是另一个“赛场”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角色中等待,等待一次机会,等待一个全新的自己。

  期待“泵嗓”在她自己的“星光大道”上继续上演精彩,有力地“泵”发。在泵房工作之余,她常常清唱几段,练练嗓子。黄绮雯的同事梁爱丽说,当时只是觉得这姑娘唱得挺好的,直到《星光大道》节目播出,我们才发现她的唱功竟然如此了得!泵房是她“泵嗓”称谓的“发源地”

  黄绮雯:泵房里飞出欢乐的歌黄绮雯(右二)和母亲(右三)在《星光大道》舞台上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临汾骄傲!让我们为她点赞!”近日,临汾姑娘黄绮雯夺得《星光大道》2020年度总决赛冠军的消息传播开来,在家乡引起不小的轰动。这几天,山西晚报记者通过采访黄绮雯及其家人、单位同事、领导,还原了她从一位普通自来水公司女工到总冠军的成长之路。黄丽梅擦拭着女儿的乐器。

  “如果,全世界我也可以放弃,至少还有你,值得我去珍惜……”1月25日,在临汾一处普通住宅楼里,黄绮雯的母亲黄丽梅一边哼唱着女星林忆莲的歌,一边擦拭着女儿平时最喜爱的电子琴、非洲鼓、尤克里里等乐器。一旁梳妆台上摆放的《星光大道》冠军奖杯熠熠生辉,格外醒目。

  “雯雯在北京还没回来,我得替她把她的这些‘宝贝儿’都拾掇好!”黄丽梅笑着向山西晚报记者说,她们家三代六口人都曾是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的职工,而黄绮雯的父亲是一名狱警,都从事着与音乐不沾边的工作。

  “记得我怀孕的时候,和朋友们一起出去聚会唱歌。音乐声刚一响起,雯雯就在肚子里‘手舞足蹈’,剧烈的胎动。当时没觉得有啥,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,这可能是雯雯与生俱来的乐感吧,哈哈!”说到这,性格爽朗的黄丽梅被自己的话给逗乐了。

  “她姥爷、舅舅都非常喜欢唱歌。尤其是她姥爷,虽然不识谱,但是自己学会了演奏口琴、电子琴、二胡等多种乐器。我也喜欢唱歌,像刘若英、那英、蔡琴、林忆莲等明星演唱的流行歌曲,我不仅经常听,还反复学唱。我当年也算单位里的文艺骨干,一有啥演出,总是积极参与。雯雯能走上音乐这条路,也许是从小受我们的影响吧。”说起女儿的成长经历,黄丽梅表示,黄绮雯6岁的时候,她和前夫离异,后来重组家庭,经济条件谈不上优越,但不缺吃穿,继父对黄绮雯非常好,孩子从小到大“顺风顺水、平淡无奇”,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般“含辛茹苦”。

  黄丽梅回忆,她并没有像其他家长一样“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”,对女儿严格要求,也没有刻意培养孩子学习器乐、声乐方面的才艺。对于黄绮雯的教育,他们一直使用的是“放养”模式,充分给与其轻松的成长环境。从上幼儿园到中小学,黄绮雯都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,为数不多的与音乐沾边的事就是被老师抽调去参加庆祝“六一、元旦”的演出,担任过小主持、领唱。黄绮雯还曾短暂地学过一段时间的拉丁舞和体操,但因为伤病的原因,也没能坚持下来。除此之外,黄丽梅觉得黄绮雯就是“唱歌不跑调,好听一点”,她并没有发掘出女儿在唱歌方面的特长。

  “参加《星光大道》前,我从没发现雯雯的嗓音竟然这么高!她小时候特别爱哭,可能是哭多了肺活量大,嗓门就高了,属于典型的哭出来的‘高分贝’吧,哈哈!”说着,黄丽梅再次乐开了花。

  “‘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’。雯雯能取得现在的成绩,总之不是我们家长着力培养的结果,可能天性使然吧!”黄丽梅说。

  黄绮雯家里养了一只名叫“妞妞”的柯基犬和一只名叫“小来”的加菲猫非常可爱,都是她的“宝贝儿”。

  “从她爱养小猫小狗可以看出,雯雯有爱心,性格开朗,但是她有点男孩子性格,耐心不足。所以大学毕业后,她没有从事幼儿教育这样爱心、责任心并重的职业。其实她内心充满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和叛逆,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,想离开临汾,去北京、西安这些城市去发展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但我一直不同意!我觉得一个小姑娘,在外面不安全,留在父母身边,有份稳定的工作,随后再找个对象结婚生子就挺好!”黄丽梅说,这也是长期以来母女俩思想不统一的地方。

  “我发现自己歌儿唱得还行是在大学时期。”黄绮雯说,2013年,她考入运城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前教育专业学习。大学期间,非常乐于参加各类文艺演出活动,但大多是“重在参与”。“大三时,学校举办校园歌手大赛,我虽然爱好唱歌,但没有报名。在比赛进入海选第二轮的时候,一位参赛的朋友邀请我去助演,共同合唱一首韩红的《天堂》。当时,评委老师觉得我唱得还不错,建议将我们分开各自独立参赛。最后,我朋友得了第三名,首次参加歌唱比赛的我得了第四。前三名都是音乐专业的学生,而我学的是学前教育。与专业选手同台竞技,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我已经很知足了,也挺高兴的!”黄绮雯说,后来学校特意为他们“四强”选手办了一场演唱会。晚会现场,同学们都很喜欢她唱歌,气氛很热烈。学妹们还组成“粉丝团”,特意制作了黄绮雯的专属横幅、海报,在台下跟唱,为她呐喊助威。

  “那时站在台上,感觉自己就像明星一样,非常激动,也为学妹的举动所感动!”黄绮雯说,这次比赛,让她充分展现出了自己的音乐才能,也成了学校的“风云人物”,同时也正式开启了她的音乐逐梦之旅。

  2017年,黄绮雯从运城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一年后,进入自来水公司,成为送水泵房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。

  “泵站是城市供水的最后一个关口,也是整个水厂的‘心脏’位置。黄绮雯的岗位也非常重要,她的主要工作是和同事一起负责观察泵站八台大型水泵的运营情况,保障城市供水,平时日班、夜班倒替上,虽然辛苦,但是一直以来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。”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净水厂厂长马安康介绍。

  “往年厂里组织年会等大型活动,她也仅仅是参加了大合唱之类的集体节目,没有独自展示其文艺才能的机会,当时大家都没发现黄绮雯在音乐方面的过人之处!一直以来,我们以为唱歌仅仅是她平时的一个普通爱好,她就像埋藏在沙子当中的一粒金子。”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的工会主席李楠介绍。

  在其日常工作的泵房,黄绮雯在工作之余,清唱几段,练练嗓子。“当时只是觉得这姑娘唱得挺好的,直到《星光大道》节目播出,我们才发现黄绮雯的唱功竟然如此了得!”黄绮雯的同事梁爱丽说,泵房是她“泵嗓”称谓的“发源地”。

  “单位领导得知黄绮雯参加《星光大道》,表示特别支持。不仅鼓励职工对黄绮雯进行大力宣传,而且在第二场年分赛录制的时候,还组织供水、收费的同事们组成四五十人规模的助力团,与央视视频连线,一起为黄绮雯加油助威!”李楠表示。

  “之前总觉得像我们家这样的草根家庭去参加央视的《星光大道》是一件特别遥远的事。雯雯不仅参加了,还夺冠了,真的像做梦一样!”黄丽梅说,节目播出以后,她一下子成了“名人”的妈。

  “恭喜啊!你闺女真厉害,拿了冠军了!”“她咋去的《星光大道》?在北京见了什么人?比赛过程是啥样的?”……黄丽梅自从回到临汾,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很多年不联系的朋友,主动打电话祝贺,以前她单位里不熟悉的人,现在见了面都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“我一紧张就胃痉挛,每次陪雯雯上台之前,我先吃一片预防痉挛的药。”“在北京比赛,每天都吃盒饭不好吃,还不如吃方便面哩!”“从周赛到总冠军,雯雯每次夺冠,我在台下激动地哭了好几回……”每次见到熟人,黄丽梅总要把这些台前幕后的故事讲一遍。

  “说实话,我现在害怕见到认识的人。他们除了恭贺之外,都有很强的好奇心,见面总要问很多问题。其实见得人多了,我讲得也累了,但不讲又不好,担心失礼或者被人误解,只能再耐心地讲一遍。这也算是一种幸福的小烦恼吧!”黄丽梅说。

  “《星光大道》夺冠以后,雯雯也算是在音乐方面做出了一点成绩,她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了。我也想开了,她想飞就飞吧,我也不拦着了!”黄丽梅说,她现在的想法较之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这是她人生中一个重要的年龄节点,人生中众多“第一次”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集中降临:第一次进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,第一次来到“一号厅”,第一次收获全国总冠军,第一次经历真正的拼搏……

  第一次,她距离自己的音乐梦想,这么近。总决赛现场,临汾市自来水有限公司“三代供水人”走上舞台。

  相比《星光大道》舞台上涌现的众多专业选手和成熟歌手,她是来自临汾自来水公司供水生产一线的普通职工,没有受过任何专业训练,此前从未获得过任何音乐奖项,却以“黑马之势”连续闯过周赛、月赛、决赛6场分赛杀进总决赛。从歌唱家阎维文手中接过奖杯、从2021年央视春晚总导演陈临春手中接过“春晚通行证”,那一刻,这个临汾小姑娘的脸上,笑容灿烂。黄绮雯在演唱中。

  相比奖杯,“泵嗓”,是《星光大道》带给她的最佳荣誉和最大认可;“临汾骄傲”,是山西老乡为她发出的最自豪的声音和鼓励。小时候的黄绮雯就酷爱音乐。

  从星光环绕中回到现实,黄绮雯有4个身份:驻唱歌手、路演网红、自媒体达人、水厂员工。她曾在这4个不同的身份里不停游走,坚持着同一个唱歌的梦……

  曾经的影像,是黄绮雯的成长记忆,也是她的音乐追梦之旅。照片中,我们听不到她极具爆发力的独特嗓音,但我们能看到那些经历背后付出的努力和坚定的目光。黄绮雯在街头路演。

  泵站是整个水厂的“心脏”,“泵嗓”黄绮雯也如同拥有强心脏一般,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她热爱的音乐迸发出最大的呐喊。黄绮雯在泵房。

  那喊声,来自她的音乐故事、她的追梦之旅、她的草根希望,让人感受到星光背后的平凡力量。

  原标题:《1月号山西晚报封面人物黄绮雯:临汾“泵房”姑娘“泵嗓”拿下星光大道总冠军!(附视频)》